铜仁历史上的一件诗坛盛事
2019-07-26 09:05:32   来源:梵净山旅游网   

  
  国家图书馆藏有铜仁徐如澍所辑、清道光四年(1824年)刻本的《铜江唱和草》一卷续刊一卷,反映了当时发生在铜仁的一场规模宏大的诗歌唱和活动。

此次诗歌唱和与道光《铜仁府志》的修纂有着莫大的关系。《府志》的纂辑者徐如澍当时致仕乡居,已年逾七旬,先是其门生、时任贵州巡抚河南人程国仁(号鹤樵),与其儿女亲家、时任贵州布政使秀山人糜奇瑜(号朗峰)请徐如澍纂修《铜仁府志》,徐以年老为由推辞。后道光三年冬,前任石阡知府敬文署铜仁知府,程国仁和糜奇瑜又分别写信给敬文说修志一事,敬文与前任铜仁知府陈兆熙(号春宇)商议,陈也认为此事不可缓,因此一起请徐如澍来完成此事。由敬文收集相关资料,时任铜江书院山长、云南人郑吉士协助工作。道光三年十二月开始,至道光四年三月纂修成《铜仁府志》十一卷及补遗一卷。敬文约在道光四年七月离职后,接任铜仁知府的是徐如澍的又一个门生、直隶通州人刘锡荣(号向斋),他也乐于完成此事。徐如澍弟子、时任知府幕僚的贵阳秀才王毓濂(号味莲)工楷书,由其一手缮写付刻。闰七月十五日以后开雕,至十月中旬前刻成。

据徐如澍所撰《铜江唱和草序》可知,铜江唱和主要发生在道光三年十二月底至四年三月,与纂修《府志》时间大致吻合。后又继续进行,延续至下半年闰七月。此次唱和的两个中心人物是徐如澍和刘秉彝。

徐如澍(1752-1833年),字郇南,又字雨芃,号春帆,别号静然,铜仁漾头镇大发幸运pk10山庄人。乾隆四十年(1775年)进士,散馆授编修,官至通政使司副使。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授正三品,是年告老还乡。道光十三年卒于家,年八十二。著有《宝砚山房诗集》二十卷、《文集》十卷、《随笔杂记》二卷等,主撰道光《铜仁府志》。刘秉彝,字叙堂,别号小醉侯,常德布衣,游幕四方,善诗,其诗集名《怡云草》,在石阡建有醉月亭。从唱和过程来看,刘秉彝稍后于前石阡知府署铜仁知府敬文到达铜仁,住在铜仁知府衙门,后敬文离职后即搬出府衙并准备离开铜仁,另找到住处后继续留下,可以推断刘秉彝与敬文交好。

唱和的主要参加者还有郑吉士和敬文。

郑吉士,号蔼林,云南选拔贵州知县,曽任安南县令、思唐参军,时任铜江书院山长,协助徐如澍修志,与刘秉彝是二十年前旧交。

敬文,号廉阶,满洲镶白旗人,署铜仁府事,前任石阡知府。此外还有陈延绶(号鹤庄,广西临桂儒生)、戴时盛(号竹香,湖南儒生)、姚斌树(号秋士,满洲儒生)、费武曾(号克绳,杭州布衣,宦寓铜仁)、张光郢(号雪楼,湖北京山人,署石阡知府)、陈涛(号少山,浙江人,石阡参军)、托金太(号云田,汉军,任云麾使)、景禧氏(知县宋菉泉之妻)、宋元英(朱菉泉之女)、王毓濂(号味莲,贵阳秀才)、陈继昌(号莲史,广西临桂人,

连中三元)、蒋尚梓(号梦庐,湖南选拔)、刘锡荣(号向斋,直隶通州人,署铜仁知府)、覃武保(号心海,广西容县解元)、祁之(釪)(号玉厓,山西高平秀才)、祁之铿(号小彭,山西高平儒生)、刘嗣矩(号晓村,山东秀才,都匀知府)、李振堃(号存斋,湖北秀才,清江别驾)、孙皥(号康山,绍兴儒生)、傅冠群(号秋湖,山阴秀才)、黄梗(号兑眉,湖南秀才)、子兰夫人等26人(其中女性3人)参与唱和,唱和诗词共计272首(词仅4首)。

此场铜江唱和,根据唱和的不同主题和诗歌的格律等来看,比较大的唱和活动大致有十二次。

唱和的缘起是,道光三年十二月底,刘秉彝来到铜仁,入住府衙,与知府敬文和纂修府志的徐如澍及郑吉士交游。第一次唱和即由刘秉彝首唱,诗题《重到铜江呈徐雨芃先生》:

山水西南此最奇,重来风景忆当时。欲寻雪里飞鸿迹,幸睹云中海鹤姿。入座封疆称弟子,千秋文献赖名师。裴公绿野优游日,应许闲人与赋诗。徐如澍和诗为《和叙堂到铜江见赠原韵》:萍踪偶合似非奇,交臂偏成错过时。话旧曾经兵火警,傲寒犹见雪霜姿。半生结纳多人杰,一字推敲亦我师。漫道岁除年事冗,拈毫且为和新诗。

同时郑吉士和敬文也有步韵诗。

刘秉彝首唱诗为七言律诗,首句入韵,按顺序共押“奇”“时”“姿”“师”“诗”五个韵。步韵又称次韵,要求按照先后顺序依次押相同的韵。

稍后刘秉彝、郑吉士又有次首唱韵七律2首,得诗6首。

第二次唱和为道光三年除夕,刘秉彝仍次首唱诗韵赋《癸未除夕醉后口占》诗1首,相继次韵的有徐如澍(4首)、郑吉士(3首)、陈延绶(1首)、敬文(1首)、戴时盛(1首)等,得诗11首。此后又有陈守模、张光郢、陈涛等人次首唱诗韵赋诗。

到刘秉彝初次准备离开铜仁时,次首唱韵赋七律2首留别,徐如澍、郑吉士又有次韵诗3首。延续到最后,覃武保有《题铜仁唱和草诗后即用首唱韵》诗,也是次首唱韵。

第三次唱和仍开始于道光三年除夕,起因是徐如澍为刘秉彝诗集作序,提及诗集中无与郑吉士唱和诗,郑吉士因此作七绝10首,题为《大银台雨芃先生作叙堂先生诗序,有集中无与蔼林先生唱和诗之语。叙堂曰:君诗自编入别集耳。因忆交先生廿年,信笔为诗10章,即当题词。时癸未除夕日也》。刘秉彝、敬文、徐如澍各有次韵诗10首。

第四次唱和在道光四年新春,徐如澍为铜仁十二景分赋五绝12首。敬文、刘秉彝、郑吉士各次韵赋诗12首题铜仁十二景。

接下来的第五次唱和起因是敬文将前段唱和诗题名为《铜江唱和草》,并命人连夜缮写,刘秉彝因此赋《辘轳体》诗3首以纪盛。诗为《新春唱酬,积而成帙。廉阶郡伯题名〈铜江唱和草〉,秉烛督吏缮写。因作〈辘轳体〉3章,以纪风雅之盛》:

黄堂秉烛吏抄诗,为政风流信可师。卿月一轮明似水,六街箫鼓闹灯时。

未许同人告小疲,黄堂秉烛吏抄诗。士农不入公门里,纵有蒲鞭无处施。

投笺才入和章驰,难敌银台笔一支。他日铜江传韵事,黄堂秉烛吏抄诗。

辘轳体要求同一句诗依次出现在几首诗的不同位置,同时也要符合格律的要求,这里的次韵诗也要求使用原句“黄堂秉烛吏抄诗”。当时敬文有次韵辘轳体3首。后来陆续有张光郢、刘锡荣、王毓濂等追和此《辘轳体》3首。

第六次唱和为满洲儒生姚斌树游铜仁名胜莲池庵赋七律一首,刘秉彝游东山时次其韵赋七律一首,姚斌树又次刘秉彝诗韵赋七律2首,敬文也次姚斌树游莲池庵诗韵赋七律一首。

第七次唱和是为刘秉彝的醉月亭图册题词,敬文有七言古体一首,徐如澍有《西江月》词一首,后刘锡荣有追题七言古体一首。

第八次唱和起因为郑吉士邀刘秉彝到费武曾家花园赏牡丹,刘秉彝赋《蔼林山长邀赴费园看牡丹》七律一首,郑吉士亦赋七律一首,费武曾有次刘秉彝七律韵一首,敬文有和诗七律一首(不同韵)。

第九次唱和起因为敬文与刘秉彝等游莲池庵,徐如澍、郑吉士因事未去,敬文赋五古一首以寄,诗为《春日游莲池庵徐雨芃郑蔼林二君因事未往赋此以寄》,同时刘秉彝赋七古一首。后徐如澍有次二人诗韵五古、七古各一首。

第十次唱和起因为刘秉彝绘图悼念其在道光三年春去世的如夫人夏氏,题《悼亡》诗七绝13首,并有序说明其原委。徐如澍为题《惜分钗》词一首,张光郢(七绝8首)、敬文(七律2首)、郑吉士(七绝2首)、托金太(七律一首)、景禧氏(七绝10首)、宋元英(七绝4首)、戴时盛(七绝一首)、王毓濂(五律2首)、陈守模(七绝4首)、陈继昌(七律一首)、蒋尚梓(七绝10首)等也都为其《悼亡图》题词。还有刘锡荣(五古一首)、祁之釪(七古一首)、祁之铿(七律2首)、刘嗣矩(七古、七律各一首)、李振堃(七绝6首)、孙皥(七绝2首)、傅冠群(七绝11首)、黄梗(词2首)、子兰夫人(七律2首、七绝4首)等均为刘秉彝《悼亡图》题词。

此次题图唱和活动,参加人数计22人(女性3人),得各类体裁的诗89首,词3首,可谓盛极一时。

第十一次唱和约在七月间,刘秉彝将离开铜仁又留下来,赋七绝一首呈徐如澍,题为《将去复留呈雨芃先生》,徐如澍次韵答之。刘秉彝从铜仁府衙搬出后赋七绝2首,题为《移寓》,徐如澍次2首韵答之。刘秉彝确定搬家到费园后赋七绝2首,题为《移寓定后作》,徐如澍有次韵诗2首。费武曾有七绝4首次前刘秉彝4首诗韵。又刘秉彝赋七律《重与克绳话旧》,郑吉士有七律《叙堂先生移居费园,与余寓甚近。喜赋》。

第十二次唱和为道光四年闰七月初七日,徐如澍有《甲申闰七夕》七绝7首,刘秉彝有《闰七夕》七绝6首,费武曾有同题和作七绝5首。至此铜江唱和基本结束,刘秉彝将离开铜仁,徐如澍有五古《送别叙堂先生》赠行。

《铜江唱和草》中诗歌,或写山光水色,或叙风土人情,或记友朋交往,或抒款款深情,自有其价值和意义,在此不必多说。单就其外在来说,此场铜江唱和,参与人数26人,更有武官、女诗人参与其中;得诗词272首,其中次同首诗韵的诗达26首;诗歌体裁多样,古体近体,五言七言,律诗绝句,还有词作,如此规模宏大和丰富多彩,不单在铜仁,就是放眼整个古代文学史上,也是比较少见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承载记忆de中南门古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